让青春绽放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9-05-28 14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26

  青春是什么?是澎湃的热血、运动的活力,还是燃烧的激情?攀枝花学院的青年学子们用他们的实际行动给出了清晰响亮的回答:青春是以信仰和热血书写的绚丽华章。对他们来说,青春最大的幸运,莫过于个人目标与国家命运同向而行。

  在祖国的新疆、西藏等地,有近300名攀枝花学院青年学子,他们志愿去到边疆,默默无闻,扎根基层,勇于担当,积极作为,把边疆作为青春奋斗的舞台,用执着与奉献书写人生。他们的选择如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向当代青年发出的动员那样:“把自己的小我融入祖国的大我、人民的大我之中,与时代同步伐、与人民共命运,才能更好实现人生价值、升华人生境界。”

  为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充分挖掘青年学子奋进在边疆、建功新时代的动人事迹,攀枝花学院于4月组织开展了“寻访校友——边疆行”采访宣传活动。活动历时近一个月,行程16000多公里,足迹涉及新疆、西藏、云南等地的社区、乡镇、企业、部队。采访活动中,一个个攀枝花学院毕业生充分展示出青年学子志存高远、扎根边疆、报效祖国的时代风采,彰显出新时代青年到基层和人民中去建功立业、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展示别样精彩的青春风貌。

  放飞希望 守护明天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10年前,为了有更好的学习条件,年仅14岁的龚丽从西藏回到了老家四川;10年后,为了让更多孩子有更好的学习条件,24岁的她跨越2030公里,从四川回到了西藏。

  墨脱的汉语意思是“隐秘的莲花圣地”。这个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隐匿在喜马拉雅雪山的重重阻隔之中,横亘在雅鲁藏布江的蜿蜒曲折之上。在这个少有人至的美丽秘境,龚丽的青春之花就绽放在这里。

  龚丽自幼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别人家14岁的女孩还依偎在父母身旁撒娇,而14岁的龚丽却早早独立,远离父母,跟着年迈的外婆一起生活。虽然是留守儿童,但龚丽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很好。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龚丽都从没让父母操过心。

  这个乖乖女人生中的第一次“叛逆”,就是从攀枝花学院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后,瞒着家里人报名参加了西藏的人才引进计划。龚丽的父亲龚贵春在西藏林芝开出租车,他太清楚西藏的自然条件有多艰苦,可是面对女儿的决定,父亲除了心疼无奈只能默默支持。

  墨脱半年雨季,半年冰天雪地,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封路,只有几个月可以通行。在通往墨脱的途中要翻越嘎隆拉雪山和色季拉雪山,最高处海拔4700多米,山顶常年堆着厚厚的积雪,雪崩、泥石流随时可能发生。道路更是坑洼不平,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

  但是比起艰难的条件,更让龚丽感到忧愁的是孩子们成绩。刚到这里的时候,五年级的学生连乘法口诀都不会背,第一次小测验竟然有孩子考了8分。这个瘦弱的女孩一向乐观坚强,却在看见学生成绩的时候流了眼泪,她不是气学生成绩差,而是对自己的教学水平产生了怀疑。

  擦干眼泪,她立刻开始探索适合当地学生的教法。经过一个月的探索实践,龚丽被学校推荐去市里参加教师技能大赛,获得了三等奖的好成绩。到了学期末,那名曾经考了8分的学生,数学成绩提高到了58分。

  这个孩子们眼中的“姐姐老师”不仅在教学上获得了学生的认可,在生活中也是孩子们依赖的对象。墨脱的孩子们见惯了来了又走的支教老师,看见龚丽拖着行李箱出远门,就着急地给她打电话,生怕温柔的龚老师也离开了自己。每每看到孩子们明亮的眼睛与期待的眼神,龚丽就忍不住想起年幼时的自己。同样的留守经历让她对这群孩子充满了爱怜之情,让她忍不住把全部的心力都倾注在他们身上。

  在这个只有两季的地方,龚丽用她的粉笔描绘了四季;在这个被称为绝境的地方,龚丽用她的热忱放飞了希望。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龚丽像一株雪莲,坚韧地于冰雪间守护着山区孩子们的春天。

  不畏黄沙 傲骨挺拔 一曲白杨的礼赞

  在我国最西部的新疆克州,坐落于天山南麓与昆仑山北坡之间。放眼望去,除了皑皑雪山,便是碎石荒滩。在漫天飞扬的黄沙之间,只有幼小但倔强的白杨挺立于戈壁之上,用零星的绿色为这片荒凉的大漠带来盎然生意。

  乌恰县是我国最西部的县城,帅旗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年。因为坚信“在新疆这片热土,我们年轻人有广阔的发挥空间,能通过自己双手去创造、改变它”,2016年,他从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毕业后,毅然选择到乌恰县康苏镇工作。一晃3年,他从人生地不熟的毛头小伙儿变成了镇里可以独当一面的得力干将,甚至和当地的老乡亲如一家人。

  刚来乌恰县的时候,帅旗也曾觉内心孤独。在这里,艺术专业毕业的他很少有机会与同龄人交流绘画摄影,这一度让他很失落。不过现在帅旗找到了排解方式,空闲时,他自己为镇上拍了一部7分钟的风光短片,还去镇小学教孩子们绘画。只要心存热爱,就能找到发光发热的方向。

  23岁的小伙儿许欣,2017年底追随同是攀枝花学院毕业的女朋友李欣来到新疆,目前在乌恰县波斯坦铁列克乡服务中心综治办工作。在校期间,他的计算机专业技术能力就很强,参加过“蓝桥杯”“互联网+”和“创青春”等比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工作两年来,原本的“IT男”成了乡里的电脑专家。除了工作外,为同事和老乡们教授电脑知识成了他的“副业”。由于人手紧缺,他在乡镇经常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加班到凌晨2点是常有的事。他说,生活和工作条件虽比内地艰苦,但是有很强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他说来新疆不后悔。不同于乌恰县,阿克陶县则坐落在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下,一年四季风多、浮尘多,且干旱少雨。崇山峻岭间,零星散落着喀热开其克乡、皮拉勒乡、阿克陶镇等一个个柯尔克孜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乡镇。路途遥远、基础设施落后、贫困人口多是这些边远乡镇共同的特点。攀枝花学院共有12名青年毕业生在阿克陶县工作。这些90后们在各个乡镇基层岗位承担了重要工作。

  今年29岁的张宝贵在皮拉勒乡工作,是乡领导。张宝贵2015年从攀枝花学院毕业后就来到新疆,因为“新疆最缺人才,缺新鲜血液”。为了帮助当地百姓脱贫,张宝贵负责着全乡涉及2.8亿元的56个脱贫项目,计划通过特色种植和养殖,带领老百姓脱贫,奋战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忙碌的工作使他不得不将婚期一拖再拖,但他说:“这里能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展现自己的青春风采。”

  在玉麦乡政府部门工作的冯萍萍是个瘦小柔弱的小姑娘,初到新疆时生了两个月的病,一度想辞职回家。但坚持过去后她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充满干劲的她经常一个人骑着电瓶车下乡,什么工作都不落人后。而2018年才来喀什莎车县工作的嘉淼,已是喀群乡尤库恰木萨勒村的村支书。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带领村民种下了5000余株西梅树脱贫。如今,村里已是一片绿意,生机勃勃。

  攀枝花学院一批又一批的青年学子奔赴新疆,为边疆建设奉献自己的热情与热血。阿克陶县委组织部门领导杨晓强说,攀枝花学院的青年毕业生们进入角色快、能力提升快、工作踏实、能吃苦耐劳,在县上、州上获得了充分肯定。这群来自攀枝花学院的“冰山下的新来客”和那些不畏狂风黄沙,始终傲骨挺拔的白杨一样,深深地根植于新疆的热土,用青春创造着一个崭新的边疆。

  别样芳华 弃笔从戎 男儿何不带吴钩

  青春是无数选择的组合,在人生的单选题上,每个人都要写下自己的答案。24岁小伙杨光富的选择是,放弃安逸的生活,吃苦磨炼意志;放弃人人羡慕的公务员工作,志愿参军保家卫国。

  2018年从攀枝花学院毕业后,杨光富考上达州市食品药品监管系统的公务员,端上了“铁饭碗”,成为亲朋好友们羡慕的对象。但是,在征兵季到来的时候,他毅然辞去公务员工作,第一时间去武装部门报名,决定参军。当时,身边所有亲友都反对他的选择,父母更是气得两个星期没理他,而杨光富还是坚持去了部队。

  对杨光富来说,参军并不是头脑一时发热的想法。早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看着电视里解放军在废墟中搜寻生命的画面,他的心中已然萌发了“也想成为这样的人,想为国家、为社会做些什么”的念头。2014年参加高考时,他第一志愿填报的就是军校,结果没能如愿。2018年,叙利亚危机爆发,看到盲童在废墟中歌唱的报道时,杨光富深受触动:唯有国家安全稳定,百姓才能安居乐业。热血难凉,机会一来,他便毅然报名参军。

  刚到部队新兵营时,杨光富就“出名”了,很多人都跑来看稀奇:看看这个捧着好好的“铁饭碗”不要的人到底是啥来头。这给杨光富增加不少压力,他暗暗憋了一口气:不能让别人瞧扁了!然而,在校时一直成绩优异的杨光富才来军营就受了“打击”:3公里跑,他使出吃奶的劲才跑出15分钟,而他的班长、比他还小3岁的龚志凡却轻轻松松跑进了10分钟;拉单杠,他上去拉了五六个就胳膊酸痛支撑不住,龚志凡却一次能拉50个……

  这个不服输的男孩开始偷偷给自己加大训练量。在部队日常体能训练之外,他自己给自己加训,每天晚上去操场跑步、拉单杠。仅仅3个月后,在新兵营考核中杨光富拿到了全营前十名的成绩。尤其是打靶,50环满分他打出48环。班长龚志凡悄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杨光富的表现,想看看他是否如传说中的那样优秀,杨光富的进步速度让他惊讶:“他适应能力、学习能力都很强,对自己要求高,遇事时爱动脑筋,很快就融入部队环境,在新兵里可谓出类拔萃的。”

  如今,来部队不到一年,杨光富同以前判若两人,由以前的“白面书生”变成“钢铁硬汉”,皮肤晒得粗粝黝黑,棱角却更加突出;身形瘦削,却更加挺拔结实,3公里跑进11分钟、单杠一次能拉40个。战场救护、战术基本动作……十几个新训课目他一个没落下,还遥遥走在前列。任谁都很难将如今精瘦黝黑的他同之前那个文弱白净的男孩联系在一起。

  但是杨光富说,和以前相比他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走进军营后的他“更加自律,意志力更加坚定”。就连一开始反对他参军的父母,都开始为他的选择感到骄傲。

  这是一个青年的选择,他选择用迷彩涂写别样的芳华,用汗水滋养崇高的理想,用一身戎装换来无悔的青春!

  边疆有我 青春有你 爱在荒漠戈壁间

  爱情是辽阔的,即使在苍凉荒漠的飞沙走石中一样能生根发芽;爱情是坚韧的,即使所爱远隔山海亦能荡平山海。爱情并非只有卿卿我我,在信仰面前它也能变得有力且伟大。

  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下的偏远县城,一年四季干旱少雨、尘土飞扬……严酷的自然条件让很多人望而却步。而攀枝花学院的40余名毕业生来到这里,用青春和热血让祖国西部的这些边疆小城越变越好,而他们自己,也在这里经营着各自辽阔而又坚韧的爱情。

  2015年,蒲春林从攀枝花学院毕业后来到了新疆克州阿克陶县,今年27岁的他已是阿克陶镇镇领导。2016年,蒲春林说服了同是攀枝花学院毕业生的女朋友代来放弃厦门工作前往新疆。当时代来是都市白领,并不情愿来新疆,甚至以分手相逼,但是后来她渐渐明白:这个男人确实想留在新疆,新疆有他未完成的梦想。

  如今小两口已经晋升为父母,有自己的爱人在身边,蒲春林的干劲十足:“我希望,将来的阿克陶,街上有各类百货商店,老百姓想买点儿东西不用再去喀什市或阿图什市;孩子们在当地也能玩电玩城、游乐场,家门口就有大学读……”

  同在新疆克州的攀枝花学院毕业生帅旗,现在是乌恰县康苏镇比尔列西米社区负责人。2016年年底,帅旗说服了同是攀枝花学院毕业生的女朋友邹润,放弃上海的工作来到新疆。最初邹润是抵触的,于是帅旗每天给她打电话、视频,向她细细讲述自己和康苏小镇每天的变化,还有新疆的风土人情。渐渐地,她的思想也变了。邹润说:“从他的讲述中,我感受到了这个小镇的温情和淳朴。如果我留在上海工作,可能金钱上的收获更多。但是我想和他一起,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通过自己的工作,让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

  现在,帅旗已在康苏镇安了家,有了“疆二代”。今年初,夫妻俩把不足一岁的孩子从四川老家接到了新疆,帅旗说:“新疆虽然艰苦,但新疆的孩子也能健康长大。家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从阿克陶县城驱车出发,一路荒草与黄土,在车上颠簸两个小时才到喀热开其克乡。2015年7月,毕业于攀枝花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赵显勇就是这样颠簸着来到喀热开其克乡。曾经水土不服的他,如今已然和当地百姓打成一片,27岁的他已是乡领导。虽然他是百姓眼里的好干部,但作为一个丈夫而言,他做的远远不够。妻子傅小娟也是攀枝花学院的毕业生,体贴温柔的她完全能够理解丈夫的忙碌。傅小娟怀孕时整个孕期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却没有一点儿怨言。她说:“两个相爱的人只要能在一起,就是幸福。”空闲时,两人一起手牵手围着乡政府逛两圈,就是最大的满足。

  祖国有边疆,爱情却没有边疆。跨越山河大海,因着相同的信仰与热忱,相爱的人终会相聚在一起。你用青春守卫边疆,我用青春陪伴你,爱在荒漠戈壁间滋长。

  高山巍巍 寒风猎猎 光明温暖撒高原

  西藏拉萨,海拔3650米,空气中含氧量仅为内地的60%左右。空气稀薄,却不凉热血。仅在拉萨市暖心燃气热力公司和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就有近50名攀枝花学院的青年学子在此工作。

  在拉萨市暖心燃气热力公司,36岁的刘红军已晒出了一脸高原红,一张口就是流利的藏语,外表看上去和当地藏族汉子无异。7年里,刘红军奔波在拉萨的大街小巷,为拉萨市的暖心工程忙碌着,见证了拉萨市暖心燃气热力有限责任公司由筹建到发展的过程,是第一代“暖心”人。

  2006年,刘红军从攀枝花学院毕业。2012年,抱着想“闯一闯”的想法,他辞去了四川内地的工作,来到拉萨。由于拉萨地处高原,冬天气候寒冷,有时气温零下一二十摄氏度。2013年以前,拉萨没有通燃气,也没有暖气,普通市民只有靠用炉子烧牛粪取暖,味道刺鼻,且烟味大。2013年1月,为了拉萨市顺利通燃气,刘红军和同事们加班加点对安装情况进行排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没有周末节假日,累时睡一会儿,其他时间都在工作。2013年初,拉萨终于通燃气了。看着灶台上冒出幽蓝的火焰、暖气管里开始往外散发热气,藏族百姓脸上露出的笑容,刘红军觉得,之前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

  在拉萨工作7年,为了更好地服务群众,刘红军钻研和藏族同胞打交道的方式方法。现在,他一口流利的藏语就是见证。和藏族同胞打交道,刘红军开口就是“格拉”(老师的意思,尊称)和“扎西德勒”(藏语吉祥如意的意思)。他说:“哪怕只会说几句藏语,只要说出来,藏族同胞就会对你更有认同感,更愿意配合工作。”现在,刘红军带领团队完成了全拉萨市城市供暖工程锅炉、户内燃气材料招标采购,全拉萨已有10万余户群众家通了燃气。去居民家里做安监、送灶具时,总有白发苍苍的藏族老阿妈满脸感激,双手端上酥油茶,真心实意地请他们喝。这让刘红军既感动又自豪,在给藏区百姓送去温暖的同时,百姓们的真情回馈也温暖了他的心。

  现在,更让刘红军牵挂的是在四川老家生活的女儿。女儿已经5岁了,可从出生到现在刘红军陪伴她的时间只有3个月。因为拉萨海拔高、气候恶劣,刘红军只能把女儿放在四川老家生活。没想到的是,去年,女儿入幼儿园体检时,查出双眼高度近视达700多度。这让刘红军心痛又愧疚。或许,每一个援藏人的背后,都是一家人默默的支持;每一个援藏人无怨无悔的付出,牺牲的都有家人利益。

  2008年来到西藏的伍应衡,现在是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本部营销部处长。原本打算在拉萨积累5年工作经验后就回内地的他,在任期结束后坚定地选择留在了拉萨,只因“这里有很多工作机会,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这些年里,伍应衡在工作上积极承担艰苦任务,主持完成了多次攻坚任务。忙碌的工作使他差不多每晚都在10点以后才下班回家,积劳成疾,以至于腰椎间盘突出,早上起床都起不来,治疗了一年才恢复。回想当年,西藏的电力基础比较薄弱,常大面积停电。现在,整个西藏电网都稳固牢靠。伍应衡说,每每想到此处,他都为自己的这份事业感到自豪。

  夜幕降临时举目远眺,无论是市区还是山上,星星点点皆是灯光。在青藏高原的猎猎寒风中,攀枝花学院的援藏学子举起了青春的火炬,照亮了万家灯火,温暖了千万同胞。

  据不完全统计,攀枝花学院已有近300名校友扎根在新疆、西藏各基层岗位,有300多名校友参军入伍。他们担当、坚韧、踏实、阳光的精神特质和时代风貌得到普遍肯定,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有的学子已在乡镇担任领导职务,有的已成为企业高管或单位骨干。

  日前,攀枝花学院2019届毕业生中已有12名学生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三师红旗林场签订了就业意向,学校初步推荐14名学生前往喀什工作。越来越多的攀大青年传承弘扬五四爱国精神,传承弘扬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三线建设精神”,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新时代攀大青年的承诺,把个人理想融入民族复兴伟大理想,把人生奋斗汇入时代洪流,这些扎根边疆的青年学子就像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向当代青年发出的动员那样:“积极拥抱新时代、奋进新时代,让青春在为祖国、为人民、为民族、为人类的奉献中焕发出更加绚丽的光彩。”在前进的道路上,他们是自己的太阳;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他们的青春闪闪发光!

Copyright © 2012-2019  www.huitzfu.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